分类
媒体专栏

Raoul Pal :“巨大的资金流” 将使比特币在2025年达到100万美元

Real Visio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aoul Pal坚信,到2025年,比特币(BTC)价格基本可以达到100万美元。 上周,以看涨比特币闻名的Pal在接受贝瑞研究的采访时表示,“巨大的资金流”将在未来几年内流入比特币。 Pal:比特币将迎来“巨大的”资金流 当被问及比特币能否达到100万美元的目标时,Pal说:“我认为基本是可以实现的,无论是在五年还是六年内。”  “我们将经历两次这样的减半周期,并且我刚刚从所有机构和我交谈过的人那里了解到,有一笔巨大的的资金正在流入比特币。这股巨大的资金流即将到来,只是还没有供人们入资的渠道,但是每个人都在关注,有很多聪明的人正在采取措施。” 比特币当前的减半周期开始于2020年5月,并且将持续大约四年。除了Pal,还有整个比特币领域的分析师都在关注比特币减半产生的影响,减半将使每个区块的比特币奖励减少50%,并且预示比特币持续看涨。 就在上周,比特币价格模型S2F的创建者PlanB声称,五月份后,BTC/USD成交量呈一个数量级的增长趋势。 据Cointelegraph报道,本月,企业考虑到“资金流”的涌入继续进行比特币买进活动。 Pal总结,“我认为这种情况的持续不是因为世界即将崩溃,而是因为比特币将被真正的大资金池采用” 为什么还要投资黄金? Pal还透露,由于比特币出色的表现,他会争取卖掉他的黄金资产并将其转换成比特币。 他说,尽管暂时还没有“不喜欢”黄金,并且仍然保留了对两种资产的投资,但是未来一定是比特币投资获利。 “当你抓住宏观机遇时,一切都将发生——比特币开始突破它一直以来的模式,其表现将大幅度胜过黄金,对此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什么还要投资黄金呢?” 比特币vs黄金 6个月图 来源:Skew 持这种看法的人不止Pal一个人。正如Cointelegraph指出的那样,包括统计学家Willy Woo在内的分析师预测,比特币将脱离与传统资产的关联,开拓自己的道路。上个月,Woo预测比特币将很快突破其原有模式,但具体时间尚不确定。 据本周加密货币指数基金提供商Stack Funds的一份新报告显示,11月美国总统大选后,BTC / USD的支撑位已经达到15,000美元。

分类
媒体专栏

万众期待的Layer2 DeFi发展如何了?

Gas 费仍然是DeFi爱好者最喜欢的话题。通过对超过300 gwei的价格表示惊讶,或讨论一天中不同时间的gas 价格,我们很容易就能与流动性矿工建立联系。 只要在以太坊上交易能获取巨大的经济价值,gas费就会很高,很难想象任何短期内以太坊区块空间失去价值的情况。 对于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工作来说,高昂的gas 费带来的影响也许是一个好消息,它可能使ETH2.0 “即将到来”,几乎每个DeFi项目都在探索一些扩容解决方案。每个解决方案都会围绕安全、EVM兼容性和速度进行一系列权衡。 可组合性是DeFi最喜欢的热词,但它只存在于以太坊Layer1中,它使一个交易可以同时调用多个合约。 DEX 的扩容方案 在以太坊上做交易的费用可能不会是最贵的,但它们进行的交易可能是最频繁的。做市商必须在价格变化时提交和取消订单,这一操作在以太坊上成本很高。第一代DEX(0x,IDEX,dYdX)试图通过链外订单提交和取消来解决这个问题。 考虑到他们的可扩展性需求,DEX在向Layer2迁移的过程中比其他DeFi应用发展得更远。在1月份,我研究了IDEX(Optimized Optimistic Rollup)、Loopring(ZK Rollup)和0x/Diversifi(ZK STARKS)的扩展方案。这篇文章(大部分)会对他们进行介绍,并对每个选项给出了容易理解的技术解释。我们一起来看看。 一般来说,与DeFi的其他部分相比,订单簿DEX有独特的需求。可组合性并不是非常重要,设计上也是针对高频交易者进行了优化。同时进出Layer2会有提现成本和时间延迟,但希望体验会比中心化交易所好。 Loopring是目前最可行的选择(锁定1900万美元),因为它带有以太坊的安全属性。对它和其他DEX展期的挑战是如何在发展中鼓励其他互补的经济行为。 xDai:现在最火热的项目 xDai自2018年以来一直存在,也许可以将其更准确地描述为侧链,因为它依靠有限的验证器集来保证安全。它的STAKE token通过自主性证明共识来保证网络的安全,这就像权威性证明。但对于DAO来说,将资产从以太坊转移到xDai上需要一个可信的桥。如果一个桥被攻击,任何通过的资产都可能被盗。 虽然它缺乏强大的安全属性,但它确实有两个关键优势: 完全兼容EVM–任何现有合约都可以在几乎不需要修改代码的情况下部署到xDai链上。对于现在为gas 费而苦恼的团队来说,xDai是最快速的解脱方式。 支持 Metamask–区块链钱包是一项艰难的业务,尤其是对于需要原生浏览器集成的Web3钱包来说更是如此。我猜测90%的DeFi用户至少有Metmask浏览器插件。 Ameen Soleimani有一篇较长的文章支持xDai的好处。他和MetaCartel都是xDai的忠实支持者。Gnosis上周也宣布了与xDai的大合作,还有一系列项目计划在xDai上推出。 Optimism 上周,Layer2领域的大新闻是Optimism 测试网的公布。Synthetix在同一天公布了其流行的Mintr App的Layer2演示。Optimism被许多人视为终极扩展解决方案,因为它带有以太坊的安全属性,而且Optimism虚拟机(OVM)可以兼容EVM。Optimism也得到了行业内一些重量级人物的支持。 大家对其期望值很高,但测试网显示还有一段路要走。  欺诈证明来自于OVM的ZK Snark结构,是其安全配置文件的核心组成部分。这个测试网应该是正式测试网之前的测试,并且我们距离Optimism 正式网上的真正的流动性至少还需要6个月的时间。Uniswap创始人Hayden Adams是其粉丝,但Uniswap v3的上线计划是否与Optimistic 网络的计划相一致? 孤岛式的流动性 以太坊的高价gas 费造成了市场对可扩展性的迫切需求,但满足这一需求的市场却出奇的分散。现在是存在一些方案,但它们的作用有限,而其他方案提供了技术能力却没有安全方面的保障,新的方案还没有准备好进入真正的黄金时期。这意味着DeFi的格局仍然立足于以太坊,但却将昂贵的交易费推给了一些Layer2或侧链,这些方案只在各自平台内具有可组合性,但提现和与其他扩容方案的交互却很麻烦。 可能还会有其他以太坊 Layer2方案出现,ZK和rollup革命可能才刚刚开始,但其他公链,比如最著名的是NEAR、Solana、Cosmos和Polkadot,可以将自己定位为类似于 “以太坊”侧链。他们将需要专注于他们通往以太坊的桥梁。 现在存在一个真正的问题是,这些Layer2或侧链方案如何互操作?当然,跨分片通信最终会解决这个问题,但与此同时,它们的安全属性将不一致,无法实现轻松转移。中心化的公司是否会促进其快速转移?Connext的Spacefold正在研究EVM兼容链的跨链互操作性问题。

分类
媒体专栏

Mask Network 的木马计:从寄生的互联网巨头手中拿回隐私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普通人为什么要这么费劲的折腾,在 Twitter 上收发加密信息呢?」我问 Suji。 「嗯。。的确没什么场景。」Suji 顿了顿。「不过,新版的 Mask Network 还支持发付费才能查看的图片,想想看,一个小明星可以在 Twitter 上卖自己的小照片,任何人都可以直接用加密货币来购买 …」 卧槽! 北京的秋夜突然放出一道光。 橙皮书的老读者对 Mask Network 不会陌生。这个颇有些异类的产品,非常意外的成了 我们报道过的产品中最出圈的一个。当时我隐隐有个感觉,对个人隐私的需求很可能是一座巨型休眠火山,一旦有适合契机或者产品,可以毁天灭地。 对不熟悉的朋友来说, Mask Network 是这样的: 「我在书店打开电脑,几分钟前,浏览器上刚安装了一个名叫 Mask Network 的插件。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借助 Mask Network,我终于在 Facebook 上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加密信息。 网站显示,我的脸书账号下多了一条看起来没什么意义的乱码。但我知道,这串无意义的乱码到了好友的信息流里,只要对方也安装了 Mask Network 插件,就会自动解密出正确的信息,也就是我刚刚在输入框上打入的一句话:hello world!」 很神奇对不对?但是,去年和 Suji 聊完之后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虽然大家都觉得这个产品很酷,但是有多少人真的会持续用呢? 换句话说,Mask Network 的真实用户和场景在哪里? 和 crypto 领域其他产品不同,如果就是为了迎合大家的投机需求,发币就可以了,我们可以靠现有的一小群人就能玩起来。但是 Mask Network 要做的是社交,可能是互联网领域竞争最残酷的市场,通常只有一家能活,大树之下,寸草不生。 过去这十几年,能够在微信和 FB 的阴影下存活的社交公司,一只手数得过来。这还是比较成熟的互联网产品,在用户体验和使用门槛上已经远远超过 Mask Network,还是这样的结果。 大众不需要另一个 FB 来发消息,除非 …… 这个新东西有黑魔法,能满足过去实现不了的愿望。 回到开头的那一幕,我觉得 Mask Network 可能找到切入点了。在社交网络上大家想做,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不能做的(比如黄赌毒),可能是 Mask Network 能获得的第一批真实用户。 我想大部分男生都能理解,为了特定的资源,人类能够克服多少障碍,使出十八般武艺。别说是 Mask Network 或者非对称加密了,量子计算的门槛都能克服。 重点就是,隐私很好,但是用户更喜欢方便,除非是某些他非常想要的东西,比如 …… Mask Network 也针对买币做了一个功能,你在 Twitter 上看到一个代币的名称,只要装了 Mask Network,就能直接一键查看代币价格和购买,全程都在原始页面上完成。 这些的功能是重要的前菜,对于社交网络来说,它们只是边缘需求,但对于早期的 Mask Network 来说,能够吸引到对的早期用户,之后的发展得边走边看了。 Suji 说,Mask Network 的策略像是当代社交网络的特洛伊木马 ,不是要干掉哪个巨人,现在为时过早,只要能撬动一角,逼着这些巨人来下场对付你,就已经是巨大的成功了。如果巨人下场还干不死你,天就更亮了。 这让我想起 sushi 对 uniswap 的打法,直接从最重要的流动性入手,你的流动性悄无声息的成了我的势能,就像 Mask Network 对 Twitter 做的,你的整套网络,成了我拿来传输加密信息的工具,从最开始的文字,到现在的特殊资源,只要是信息,都可以搬到 Mask Network 上来。 新玩家寄生在老玩家体内,把老玩家变成了不起作用的管道,价值流动的路径换了个地方。在计算机的历史上发生过好几次这种事情,微软让软件取代硬件成了主导,Netscape 又用浏览器来挑战微软。 我也不知道这种非对称的竞争策略会把 Mask Network 带向哪里,帮助大众拿回隐私的路肯定是曲折的,历史上哪一次这种运动不是呢?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聊到波普尔的开放社会理论,说当代社会的三个大敌分别是柏拉图,黑格尔和马克思,因为他们对社会的未来有先验性的定论。我突然觉得,也许这场特洛伊木马战,就适合 Suji 这样的人来发起。

分类
媒体专栏

Coinbase首席执行官:“沉默的多数员工”支持Coinbase的立场

Coinbase领导层最近开始限制公司内部的社会政治言论,要求团队应专注于公司的使命而不是政治。 Coinbas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Armstrong后来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与员工讨论公司文化的变化,会议的主题是“问我任何问题”。从10月1日起,这次全体员工会议的音频随后泄漏到了Motherboard ,这是VICE 旗下的一个科技媒体。 Motherboard写道:“Motherboard获得的一次内部全体会议显示,Coinbase管理层被指控’妨碍了内部讨论’,并迫使员工删除了Slack上的政治信息。” Motherboard就此发表评论,Coinbase回应道:“这些指控是极端的,绝对是错误的。”根据记录,Coinbase没有跟进Motherboard的具体指控。 Armstrong召开了这次在线会议,为Coinbase的员工制定了基本规则,并邀请员工分享他们对公司价值转变的看法。 9月27日,Armstrong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其中详细介绍了Coinbase如何在艰难的、充满政治色彩的一年中,重新把精力集中在公司的核心使命上。在这个新方向下,该公司现在将避免与加密货币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上采取政治立场,并进一步规定员工在工作时不应专注于无关的事情和话题。随后,大约5%的Coinbase员工接受了Coinbase的离职补偿,离开了公司。 Motherboard报道称,Coinbase还要求员工删除发布在Slack消息平台上的某些具有政治主题的信件。据报道,Coinbase领导层与特定人员就删除某些内容的重要性进行了交谈。 Armstrong在会议上声称,“沉默的大多数”工作人员支持他这个新方向。Motherboard详细指出,这对消除员工发表相反观点会遭到报复的担忧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Motherboard报道称,员工担心领导层会开始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并会监视团队的信息,其中一些信息是通过个人设备发送的。 Motherboard报道称:“一位前Coinbase员工在AMA会议之后离开了公司。由于担心遭到行业报复,该员工不愿透露姓名。这些保证是不够的,而且员工还担心受到监视和审查。” 虽然某些员工认为他们的言论自由受到了压制,但据报道,Coinbase高层人士已经同意改变方向。